米酒汤圆

是个话痨
影日无差
走灰无差
低产写手
偶尔摸鱼
_(:з」∠)_
  1.  36

     

    【HQ 影日】巧克力 — R15

    *深夜发台三轮车

    *试车所以很短,甜甜的小短篇

    *限制写到飞起差点没刹住车(′▽`〃) 罪过罪过

    *想吃巧克力想写谈恋爱

     

     

     

     

    “听说巧克力中也含有令人幸福的成分呢,和做一样。”

     

    “……这么说来我还不如吃巧克力。”

     

    日向发现自己的恋人其实笑起来很好看,咧开牙齿露出粉红色的口腔内壁,本来就细长的眼睛染上快意,即便不是第一次见到,心脏还是切切实实被击中。

    “你现在不就在吗。”他挑眉道,笑意还没消退,赤裸的视线在日向俯仰的视线里完全成了妩媚的模样,“咽下去了?”

    “嗯……还差一点。”到达顶端的时候,对方颤抖了一下,日向不得不环住他的腰际。吞咽很辛苦,但心里满满的全是眷恋,不想退让。

    “影山……唔嗯……安分一点。”

    现在口腔里黏黏的,的确像在吃巧克力,日向这么想道,只不过尽是苦涩的味道。想要消减一丝苦味,于是他便撑起身子转换目标。

    “喂,你……”

    就这么在对方的视线下瞄准肩膀,日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指腹的薄茧附上宽厚的肩膀,慰藉一般轻轻抚摸。因为是运动员的缘故,臂膀上有道道日晒痕迹,像是牛奶巧克力一样呈现出稍白稍黑两种肤色。他抿抿嘴唇,迫不及待想尝尝味道,于是伸出舌尖,小心翼翼地顺着肌肤纹理划过。少年并不想弄伤搭档,也并没有同那家伙一样的啃啮癖好,就这么不温不热,由脖颈到耳垂,最后抵达嘴唇。

    “日向……”

    影山的嘴唇很薄,是刻薄的具象。此时此刻的他却撑不住架子,轻唤恋人的名字。感性、温柔,甜蜜得只能是个陷阱。来不及咽下的涎水沿着颚骨滴落,呼吸也有些不顺畅,日向暗暗埋怨自己甘愿自投罗网的单纯,同时将吻加深延长。

     

    才不会输给你。

     

     

     

     

    要拿甜食打比方的话,影山绝对是最苦最涩的黑巧克力。

    平常完全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山冷霜态,话很少,嘴也很毒,根本不留活路给排球技术稍逊一筹的自己……还有就是,在性事方面也很坏心眼。日向猛地甩头,试图将昨晚不愉快的记忆抛出外太空。

    但偶尔——只是偶尔啊——排球笨蛋也会脱离单细胞,心很细,家教很好,笑起来也很好看,甚至令人怀疑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兄弟抑或是克隆人……当然在那种时候也是,温柔到日向想问你这混蛋是不是病了。

    “只是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罢了。”

    懒惰的猫咪摆摆手,视线仍滞留在电子荧屏上。

    老夫老妻吗……日向一面回想着挚友研磨的话语,一面撅起嘴。明明交往才两年左右,自己也还是现役大学生,怎么周围的人都笑眯眯地把自己破格提拔到老爷爷辈。

    “我还年轻着呢!”少年在心里呐喊,就着孩子气把自己摔到沙发上。明晃晃的吊灯不切实际的刺眼,他伸出手去遮掩,光线却顺着指缝倾泻。

    光。

    那家伙就像那束光,刺眼又柔和,晦涩又明亮,不经意间染上自己的日常,拦也拦不住。

    日向边发呆边在心中念叨,全然没有发觉当事者踩着拖鞋经过。

    “呆子发什么呆。”紧接着是额头上的一记弹指。

    “没什么,”日向耸耸肩,看着对方居家的模样,又忍不住冲他笑,“影山先生还真是不适合戴眼镜啊。”

    脾气暴躁的那家伙捏住了少年的脸颊,力道毫不顾忌。噗,是为了遮羞呢,日向盯着他烧红的耳尖,如此想道。

     

     

     

     

    要拿甜食打比方的话,日向应该是蜂蜜巧克力。

    虽然不太清楚,但一日三餐都听这小个子扑闪大眼撒娇道“蜂蜜巧克力好好吃!”“呐,影山君!给我买蜂蜜巧克力!”,不记得也快倒背如流了。

    “不就是蜂蜜加巧克力吗,骗小孩的东西这么喜欢。”

    损友兼旧识的四眼仗着自傲的身高,漫不经心地推推眼镜。

    说是小孩子也没错,因为不想表露出丝毫的同意,影山只是在心里点头。明明都交往两年三个月零七天了,日向仍然只知道天天叫嚷着明天的下午茶,以及催促自己去哪条商业街哪家蛋糕店跑腿。周围的人都这么指指点点了,自己作为日本国家队最·矮·队·员的同居者兼搭档兼恋人,面子上怎么过得去。

    “天天吃甜食,长满口蛀牙去吧你。”影山捏着同行的脑袋,清晨空荡荡的街道上响起被车轮碾过的猴子所发出的叫声。

    “痛——”

    “到时候钻牙更痛。”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少年收回即将迈进甜品店的右脚,悻悻埋怨。因为后领突然被人拽住,他猫儿一样跳了起来。

    “影山你干嘛——”

    叮铃铃,是甜品店进出客人的门铃声。啊,有点不妙呢。影山这么想着,可惜身体已经先一步行动。慢慢睁大的眼睛,渐渐染上的红晕,悄悄探入的私密,热切的心情持续燃烧,上升为不可抗力。

    心跳声好吵。

    还有,

    舌尖的味道好腻。

    按捺不住,所以影山顺势咬了下去,是蜂蜜的味道。

    “补偿。”影山推开少年,脸颊柔软的触感仿佛还徘徊在指腹。心脏像是脱缰的野马,狂跳不已,于是影山简短回答,生怕暴露出发颤的声线。

    “影山先生刚刚,嘴里全是咖啡的味道呢。”

    “……”

    “熬夜可不好哦,是要挨罚的呢,所以说……”

    “你要撒娇就麻利点。”

    “我能再吃一块吗?”

    “不行。”

    “那,”他敞开双臂,是坦率的模样,“再来一次,亲亲。”

    ……

    真是败给你了。

     

     

     

     

     

    无论吃下什么,都食之无味啊。

    可是想要吃巧克力。

    ......

    都怪你。

     

    排球少年影日日向翔阳影山飞雄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