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³

24小时制的肚饿状态
  1.  61

     

    【走灰走】我们的速度

    “回去吧。”清濑站起身来,像是应答一样尼拉吐出舌头,抬头看看走。


    小动物润泽的乌眼使走的心也一并温润起来,放在他膝头的双手紧了紧,又松下。不知道该还是不该说出口呢,走不禁想,我这个人还真是只会跑步,平日受尽了照顾,可当他病倒的时候就连一句慰问的话语都说不出口。走咬住嘴唇,没敢仰头去看对方,尽管他心里明白,清濑不会是那么一板一眼的家伙——过度的关心反而使他感到受惊若宠,毕竟也已经操劳惯了。想到这里,走心坎的刺痛又加重了几分。


    可学长即使成了病号也永不按常理出牌:“今天我只吃了一份茶泡饭,感觉更伤身体了呢。"清濑回过头望向走,语气轻描淡写得就像在谈论天气的好坏,抑或是在告诉阿走跑姿出了岔子,仿佛晕倒的不是站在走身前偏着头的自己一样。


    “请不要那么说......”清濑无奈地笑了,却并无责备的意味,从那星点的笑意中走只能读出近似于自责的暧昧。走敏感的软肋像是被人戳到了痛处,就是因为太面面俱到才会病倒的吧,走心想。


    他迎上清濑的目光,由于后者背着光的缘故,轻轻眯起眼睛,但他仍不忍放弃追寻清濑的身影,就这么逆着光线将视线锁定在他身上。夕阳的光落在对方的眼眸中,棕褐色的瞳孔于是染上了橘黄,更显笑容的温柔,不真切得仿佛下一秒就要被阳光融化掉一样。愈是光润的宝石所反射出的光泽愈刺眼,灰二哥也是一样的,他分明的棱角尽被黄昏温暖的光线柔和软化,所有的执著,所有的强势,所有的逞强,都因前一晚的意外而全盘崩塌。


    我想要抱他,走想。就连他自己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想法吓得不轻,他不好意思地摸摸脸颊。


    “阿走。”远处传来清濑的唤声,把走又像被月亮吸引的潮水那样投去目光,清濑的嘴角微微上扬,光诗意地栖息在卧蚕中。


    走看得出神,他固执地坚持那只是囿于清濑摸不着头脑的话语,就像他们之间的关系一样,不多不少,不瘟不火。走垂下眼帘,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连忙跟上他的步伐。他张开嘴,却窒息一样无法发出任何声音,没来由地鼻尖发酸。


    请你早日抵达吧,我的心情。





    “那就是喜欢吧?”


    “......?”


    稍晚些竹青庄的宴会上,他忍不住当着发问人一脸的问号直接笑的死去活来,“那么,对象是谁?大学里的同系女生吗?”


    口中的食物顿时没了味道,走心虚地左顾右盼,试图找到一个援兵,一个能够撇开清濑好奇心的题外话也好:啤酒瓶随性地瘫倒在榻榻米上,里面的酒精早已被在座的九个——除了走以外——酒鬼搜刮的一干二净,阿雪被双胞胎你一句我一句的唠叨紧紧围住,发愁地拉长他那张臭脸;明显是喝醉了,King举着酒杯大肆向穆萨、神童传授抢答题的秘籍,后两者显然兴趣缺缺,只是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应答几句;没找到王子的身影,老半天才在墙沿的一角看到一本厚厚的漫画书,头埋在书页之中的王子夸张地驼着背,像极了尼古前辈手中把玩着的铁丝小人。


    ——大学生有的是时间,可对于坐在灰二身旁,窘迫的绯红蔓上耳尖的走来说,这短短的十几秒几乎就能耗尽一生。


    “只……只是问问……”声音低到几不可闻,他无意识地向后挪去。


    “不不不,看你的反应怎么都是心上有人了吧。”清濑夸张地摇着脑袋,茶绿色的浴衣下摆晃动着,走几乎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麦芽的清香,还夹杂着鹤汤沐浴露的香味。“不是自夸,我认识的人还算多的,怎样?”


    “请别这样……”当清濑拽住他的衣服下摆时,走终于敢一锤定音:他的灰二哥是喝醉了,完完全全的。


    眼前是清濑红扑扑的脸颊,耳边拂过略带酒精的、温润的热气,令他不禁想到了在澡堂里的清濑。走多么想自然而然地——就像他们初遇时清濑对他做的那样——摸摸对方的大腿,指腹沿着长跑运动员美丽的肌肉曲线游走时,还会从指尖出传来热水的余温。清濑会大吃一惊,而自己会笨嘴笨舌地表明心意。


    一切都会像长跑时略过耳边的风流一样顺利。


    太过详细的未来计划显然超出了走的能力范围,他脸红了,也不管肩头清濑搭上的手,他现在就想冲出去夜跑。正值深秋,屋外寒风肆虐,但那算不了什么,不如说正合他意:风越强越好,最好是能强到把自己脑中不好的臆想都冲洗一遍。


    于是他就那么做了,也的确让清濑摸不着头脑了。





    ......毕竟是阿走,跑步不经大脑嘛。啊,这句可是夸赞哦。


    清濑放下手中的易拉罐,他垂下眼睛看着其上的水珠顺着外壳缓缓淌下,估摸自己有几分醉意。他本该把阿走拽回来,硬是叫不喝酒的他陪自己海餐一顿下酒菜,可清濑没有。后辈的脸都要烧起来了,再这样欺负下去说不定就会让他知道自己的用意了。


    “灰二哥居然喝醉了?”榻榻米的一边传来城次喧腾的声音。


    “哦呀哦呀,这得请全员份的啤酒啦!”


    “我看是被阿走气的,招呼都不打就跑了,”王子捡起被阿走撞到而瘫在地上的漫画,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出门也不看下人。”


    听大家伙你一句我一句地探讨“魔鬼兼酒鬼学长为何面红耳赤”的傻问题,清濑不由得笑了起来。是啊,只是因为酒精,只是因为生气而已,他自圆其说一样地想着。阿走今天的训练量还不太够,他有自觉才是帮大忙了。清濑知道自己在瞎掰,却也固执得很。


    他环顾四周,嘈杂的人声反而令他感到安心。这是我的伙伴们啊,清濑突然意识到这是从王子喜欢的漫画里学来的中二台词。


    “我稍微出去通通风。”


    “看吧看吧,你们把灰二哥惹烦了!”


    “不要啊——我还想见到明天的太阳——”


    神童两个巴掌齐下,双双捂住城次、城太因浮夸演技而扭曲的嘴:“学长路上小心。”


    双胞胎挣扎的滑稽模样惹得他不禁笑了起来。“只是去前门接一下阿走,”他说,“一会就回来。”


    关上门,把大家伙的七嘴八舌全被木门吱吱呀呀的声音所掩盖,这让清濑回想到了来到竹青庄的第一天,那时候的他还会感叹这古董级别木质建筑的顽强,现在却也见怪不怪了。


    已经三年了啊,清濑一边沿着廊道踱步一边如此感慨。风有点冷,他换上运动夹克并拉上拉链。多么熟悉的风啊,和那个奇迹般的夜晚如出一辙。强风吹拂,可从身前跑过的阿走却是那么富有热度,仿佛每个抬脚落脚都充满了力量与美。要是没有那一次的突发事件,也许三年的努力都会打水漂吧。不,他摇摇头,不是阿走就没有意义,成功登顶又如何,倘若第十人不是这个有点腼腆怕生、生气起来也嘴笨到不行的盐系后辈的话,不说跑步的队形,就连每天夜跑后呼唤自己的声音也会改变的吧,那一声不会上扬也不偏低沉的——


    “灰二哥。”


    清濑抬起头,莫名其妙地把站在门口的阿走那略带水汽的眼睛同尼拉的联想在了一起。


    “我回来了。”


    这也太快了吧,清濑暗自吐舌。“我白换衣服啦。”他走过去对阿走这样说道,明明是抱怨却没有责备该有的语气。


    “嗯?”


    蹲着身子解开鞋带的阿走仰起头,他茫然的表情让清濑心里痒痒。几乎是竭尽全力,清濑克制住了揉乱后辈毛茸茸的脑袋的冲动。“总而言之,欢迎回家。”


    清濑抬起脚把跑鞋脱掉,阿走伸出手稳住他的身体,于是清濑也很自然地回握。


    “谢谢。”清濑听到自己这么说道,对方点了点头,指尖的皮肤传来刚运动过而略微发烫的温度。他盯着阿走的侧脸,阿走发觉以后就撇开视线。啪嗒、啪嗒,鞋尖触到木地板发出清脆的响声,清濑突然意识到这是他们两个人的独处。


    “也请你......”声音有点发颤,清濑警告自己不要像个小女生一样去碰自己的嘴唇。


    “什么事?”


    又不是鲜见的独处了,自己在期待什么啊,他连忙用笑容搪塞过去:“不,没什么。”他知道阿走看他的表情像是闻到了说谎的味道(这句话也是从王子的漫画里学来的),不过清濑并不在意。他就那么握着阿走的手,拉开房间的门,其中隐隐传来众人的喧闹。


    “晚宴还没结束呢。”清濑说,坏笑着。


    “请别再灌我了......”清濑看着对方脸上的汗珠像啤酒瓶上的水珠一样慢慢滑下,有几分是因为运动,又有几分是因为他们之间的身体接触呢?他快活地眨眨眼,试图把这一幕珍贵的日常光景深深地刻在脑海里。


    他喜欢,喜欢阿走每一个小小的举动,他也企盼能有一天能够大声地告诉阿走他有多可爱,嗯,就用加油呐喊时的分贝等级好了。


    不过,“也请你追上我的心吧”这句话,看来还要等一等。




    ————————

    看完第十话,我真的佛了。

    怎么IG盛产灵魂伴侣呢(哭)


     

    强风吹拂走灰灰走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