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酒汤圆

是个话痨
影日无差
走灰无差
低产写手
偶尔摸鱼
_(:з」∠)_
  1.  46

     

    【HQ 影日】储物柜的二三事

        

    夕阳西下,嫣红的云彩在天地相接的远方燃成一片壮丽的火焰,无声地吞吐着今日最后的粲然。层层叠叠的蝉声此起彼伏,随着太阳的倾斜逐渐隐没于朦胧的暮色之中。

    顷刻,世界又重归寂静。

    “喂!影山你压到我了!”

    “啧,我也不想好吗!话说你明明不怎么占位置啊!”

    “你说什么!想打架吗!”

    ……除了一直不太安分的两个笨蛋,又双叒叕吵架了。

     

     

     

     
     

    “难得今天休息,我们来玩点什么游戏吧。”

    期中考试将近,一直把排球部视为眼中钉心中泪的副校长,果不其然把部活给停掉了。看着眼前两个低气压的排球单细胞,我不禁暗地里担忧地捏了一把冷汗,反正从来就没有学习过,强行迫使他们面对现实也未免太残酷了。

    “嗯!”原先迷迷糊糊在打扫球场的日向,一听到“游戏”两字,顿时双眼亮了起来,“来玩垫球怎么样!”

    “你不如练一下接发球吧。”明明隔了一段距离在球场另一端收拾拦网的影山,却立即把调侃的回应连同一个冷眼丢了过去。

    “就算接球也不要接你的怪咖跳发!”日向孩子气地鼓起腮帮,向影山吐舌,“我宁可和菅原前辈练习进攻。”

    “是除了排球以外的游戏!”我不得不把影山的手从日向的脑袋上拉开,一面努力维持着和善的微笑,“而且,不准吵架,已经说过好几次了吧?”

    “是!”这种时候还是很同步的嘛。

    “那么,有什么提议吗?”

    “储物室里有Jenga吗?啊,或者说UNO也不错呢。”

    不愧是外向型的日向,nice救场。

    “不过人数有点少啊。”我无奈地笑笑。

    此时已迫近黄昏,路上的行人也稀稀疏疏。除了某两个以不读书为自豪的热血笨蛋以外,在学习上还有些希望的部员都回家了。毕竟想要在临考前转换下心情的只有我一个而已。

    嗯……只有三个人的话,确实有些难办呢。

    对了,不如……

    “来玩捉鬼游戏吧。”我扬起了眼角的泪痣,爽朗的笑容一并晕染开来,“自然,作为前辈的我先来当鬼。”

    “我是无所谓,”一直缄口不言的影山居然发话了,虽然口气还是一成不变的拽,“但是这个呆子可是在学校里迷路过的呢。”

    “那范围就限制在教学楼,”我赶在日向顶嘴之前补充道,“而且时限是一刻钟,前辈我也不想总是当鬼呢。”

    “好吧……”欲言而止的日向垂下了头,悻悻地白了搭档一眼。诶,人家酸你一句你就回人家一句,这两人真的是高中生吗。

    “那我倒数一分钟,开始喽——”

    争执的嘈杂连同运动鞋在球场上摩擦的动静,萦纡在部活室中。八成是一边扭打着一边跑出球场的吧。想象着日向和影山你争我赶的滑稽模样,我不禁笑出了声。

    说是如此,但心里早就摸透了这两个笨蛋的思维套路——日向绝对会借着体型的优势(?),躲在狭小的空间里,也许会像猫一样蜷缩在教学楼后面的隔板缝隙间,抑或是小心翼翼地躲在某间教室的讲台下;说起不擅长游戏的影山君,嘛,大约会跟着日向吧……这孩子虽然平时总是喜欢欺负搭档,但是一到关节点就会无意识地黏在日向身后。大抵他自己也没察觉到吧。

    都很迟钝呢,无论是影山,还是日向。

    迟钝得想推他们一把。

    此时此刻的笑容,也许和爽朗挂不上钩了,我这么想着,同时迈出了部活室。

    好了。

    我撑直双臂,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是时候让你们见识一下前辈的实力了。

     

     

     

    日向踮起脚,悄然走进空教室。

    一想到倘若被看上去很温柔实则落差极大的菅原前辈第一个逮到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像是穿越战争的最前线一样,胆战心惊地缓缓前进。

    人群clear,桌椅clear,就连滴滴答答的时钟也一并clear。

    少年冷静地分析着,好胜心熊熊燃烧,他那从不在解数学题上起作用的思维,此时也高速运作着:窗帘,不行,半透明的质地很容易就会被细心的菅原前辈给捕捉到,再说了,被发现时掀开窗帘时的响声更是赤裸裸的嘲讽;讲台,也不是正确答案,看似安全其实暗藏危机,赫然的运动鞋会在讲台和地板间的缝隙中一展无遗;其他地方则更是不像话,虽说空置教室来往行人几乎为零,它的存在经常被忽视,但是七零八落的桌椅和空荡荡的四壁,总觉得非常不靠谱。

    那么,就只有一个选项了吧……

    日向将视线转向角落,轻轻推开生有铁锈的储物柜,飞扬的尘灰连同空无一物的内置映入眼帘。

    他轻盈地钻了进去,在身后拉上了柜门。

     

    “咚!”

    真要命。怎么哪里都有你。

    日向瞪着眼前的闯入者,那个一只手撑在柜门上,弯下身子来更显得高大的搭档。

    他偷偷骂了影山一声笨蛋。

    很明显,一脸不快的国王大人对柜子里的橙毛小个子心有同感。偏偏和这个呆子想到一块去了,头疼。盯着日向隐没在黑暗之中的娇小身形,只有一双亮橙色的眼睛若隐若现,影山懊恼地想着。

    “喂,”他轻描淡写道,同时揉了揉眉间,仿佛日向才是那个鲁莽的入侵者,“别出声,我躲在讲台后面就好。”说完就移开了脚步,好像一刻也不想停留。

    突然,影山颤了一下,明显异于自己的体温,从腰际传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身处于窄小的金属柜子里了。

    “你这……!”

    影山想要爆出一句“呆子”,后者伸出的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小声点!前辈来了!”

    果不其然,长廊里响起了刻意放轻了的脚步声。但影山还是忿忿地甩开了日向的手臂。突然的肢体接触过于出乎意料,心脏也像个傻子一样,咚咚跳个不停。

    这样一来,狭小的储物柜因多了一只一米八,而显得更加狭小了。

    漆黑一片的柜子里,大气不敢出的黑发少年,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被拽进来的别扭姿势:他双手岔开,一只放在搭档的背后,一只处于搭档的大腿外侧,更为过分的是脑袋贴在他侧卧的腰际上。后者腰间结实的腹肌十分不懂浪漫,硬是警告少年身后的人是自己的队员,而不是一个比自己矮上二十厘米的女生。

    拜托了,你这个多动症儿童千千万万不要乱动。

    影山被羞耻感洗涮得一干二净的脑袋里,像是垂死挣扎一般,浮现出这句话。

    单单是这句不可能实现的话。

    “喂!影山你压到我了!”

    日向一面说着,一面移开了身体,腰上碍事的脑袋也随着他的动作“咚”地一下撞在金属柜面上。

    “啧,”明明是你把我拖进来的吧,既然嫌弃我就别插手啊,影山捂着生疼的后脑勺,不爽地暗忖,“你以为我想啊,话说你不怎么占位置不是吗!”

    “什、什么!”恼羞成怒的日向撸起袖子,虚张声势,“想打架吗!”

    “诶……”影山迅速起身,也不知道是搭错了哪根筋,用双手压住日向的手腕,借此钳制住他的动作。

    “……你打得过我再嚣张啊。”

    ……

    过激了,自己,影山懊丧地想着,但是他又死皮赖脸地不愿退缩,硬是红着脖子杵在原位。像是两个在玩木头人的小学生一样,就这么维持了好一段时间。

    直到日向的手腕红得发紫,他轻轻颤抖了一下。

    “影山……”

    “嗯。”

    “……好痛。” 

    从储物柜的缝隙中斜射进来的余晖,映在他柔软的嘴唇上,随着说出的话语一张一合,粉红色的口腔内壁若隐若现。

    影山自己也不清楚当时脑袋里还有几分理智,也许早就断掉了?还是勉勉强强地维持着界限?

    ……

    话说回来,“搭档”这种关系的界限到底是什么?

    立下战书发誓战胜彼此的,一起补习到期末考试最后一刻的,不都是和这个呆子吗?但是,因为一盒牛奶、一袋包子、一次练习赛就吵起来,也都是这个呆子。

    会同行,会配合,会顶嘴,会打架,所以说我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样?如果不是朋友,那为什么这家伙会对自己笑得那么粲然?但倘若是朋友,又怎会天天打架?

    有关日向的一切,都很难懂。

    胸腔里浮躁的心脏,更难懂。

    紧贴着柜壁的他,近在咫尺的距离,空气里弥漫的全是说不出道不明的暧昧,他的体温,自己的心跳,少年脸颊上脖子上滚烫的味道。不知名的感情开始一点一点地滋生、弥漫。

    他抬起目光:“看够了吗?” 

    窗外的夕阳轰然颓倒在云海之中,融化、侵蚀、迂回,最终成作一滩山楂色的液体,陷在氤氲里,于是自己的脸也陷入黑暗。

    “……”

    再一会就好。

    影山听得见自己的心声。

    这份心跳,要是能更早地传递出去就好了。

     

     

     

    为什么要盯着我看……

    搞不懂,搞不懂影山的情感跌宕,老实说,就算看到了也不一定会懂得其中的含义吧。

    日向不深究,也不想深究,单细胞做事根本不经大脑,不,他白了一眼身前的高个子,这笨蛋的大脑发育肯定都移到海拔上去了。

    “看够了吗?”

    “……”

    “那么作为男朋友的影山君,” 见对方沈默不语,日向歪歪头,嘴角浮现一丝微笑,故意打了个擦边球,“想要对我做什么呢?”

    影山的喉结颤动了一下。

    “……你这个家伙真的一点交往中的自觉也没有呢。”

    “喜欢就要说出来,迟钝山?”身前的少年坏笑着。

    日向果然是个笨蛋男高中生,这么羞耻的话,也能好好说出来啊。

    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顺势吻下去的自己,好像也没好到哪里去。

    “我喜欢你,一直以来都是。”

     

     

     

     

    咔哒。

    咔哒一下,我打开了储物柜的门。

    看着面前两个因缺氧而睡得死过去的后辈,影山盘腿坐着,一手懒散地搭在后者的背上,日向则坐在前者的腿上,嘴角挂着串口水。

    明明是一派祥和的景象,心里却痒痒的。

    可恶……已经交往中了吗……

    ……

    现充都爆炸吧。

     

     

     

     

     

     

     

     

    随便写的。想写更多的笨蛋情侣(笑)辛苦suga桑了ww

    暑假很忙,写写短篇。快活。

     

    排球少年影日日向翔阳影山飞雄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