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酒汤圆

是个话痨
影日无差
走灰无差
低产写手
偶尔摸鱼
_(:з」∠)_
  1.  27

     

    【HQ 影日】所以说 骂别人笨蛋的人才是笨蛋呢

    我很喜欢日向的睡颜。鼻息轻抚在脸上,有着暖暖的温度。

     

    有些迟疑地,我伸出手。他睡得那么熟,想要附在他头发上的双手又滞在了半空中。

     

    像是笨蛋的家伙,原来也会这么安静。

     

    在比赛的时候总是吵吵嚷嚷,还会因为接到仅仅一个一传而兴奋不已,那样的激动模样,又不是中了头奖,回过头来一脸的傻气冲我咧嘴笑,满怀骄傲的味道……但又不像是挑衅。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

     

    看着他轻声打鼾的模样,终于招架不住,手掌附上他柔软的脸颊。

     

    熟悉,温暖。像溪流汇入大海,我的眼睛里倒映出他,一点一滴的回忆与过往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闪耀光辉。我抬头,啊,是月光。透过窗帘在他的脸庞上,投下朦胧的影子。

     

    自言自语一般的念头突然钻出来。“soulmate”,老师曾唠叨过的英语单词,不明所以地迂回在脑中。

     

    灵魂彼此邂逅,融化,然后,结合在一起。我们之间的配合,就像所有人或吹捧或感慨或反讽的那样,犹如神助。属于我的搭档,无论是配合速攻还是辅助拦网都天衣无缝。但我终究不是日向他本人。他有时会突然跑动进攻,会突然撞过来,会撒娇,会较真,还会发脾气。

     

    所以说,你到底在想什么?

     

    就像现在,对于练习结束后突然让我和他一起睡的日向,我实在是无法理解。

     

    夜已深了,只有日向一人,而且还是熟睡过去、毫无顾忌的一个人。我躺在他身边,耳畔萦绕他的呼吸声。

     

    笨蛋,也警惕点好吗。

     

    手指略过他的鼻尖,掠过他的前额刘海,大概是关节处的茧子戳得他有点痒痒,日向轻轻哼了一声,不过凭我对他身体机能的了解,还没到醒来的程度。

     

    他翻过身去,发梢从指隙间溜走,留下柔顺的触感。因为侧睡着的缘故,他蜷曲的睫毛在月光下若隐若现,随着起伏的呼吸微微颤动。橘子一样的颜色。

     

    从头到脚清一色橘黄色的矮子,就像橘子一样,散发出成熟的甘甜气味。

     

    我偷偷白他一眼。

     

    睡不着。

     

    我挪动位置,更加靠近他。赌气一般,趁他爆睡过去的时机,我捏了捏他的脸。

     

    “唔嗯……笨蛋影山……”

     

    眉头紧紧缩在一起,嘴唇嚅动,又不是必须要抱着泰迪熊才能睡着的小孩子,日向一如既往的幼稚,就算睡着了也这么斤斤计较。

     

    说别人是笨蛋的人才是笨蛋。我瞪着他橙色的发旋,就着如此的想法。

     

    他翻了回来,像是出于离心力。布料掠过皮肤,簌簌地发出窸窣的响声。

     

    小孩子一样的脸,从十年前就一样的脸,的确是很幼稚呢。但是又令人感到安心,好矛盾。

     

    既然他会像小孩子一样催促我出门,会像小孩子一样赖床,会像小孩子一样喜欢一切可以下咽的食物,尤其是生鸡蛋拌饭,对我来说一直是个谜;那么,他会像小孩子一样做噩梦吗?会像小孩子一样奔跑着去驱赶落在公园喷泉旁的鸽子吗?会像小孩子一样只对一个人抱以特殊的、专一的情感吗?

     

    好像会呢。

     

    细细想来,都是发生过的事情啊。

     

    还记得不小心跌进喷泉里的他,因为突如其来的冰冷水温而愣了好久。报复心极强的群鸽没好心地落在他身上时,他却笑起来像个笨蛋。

     

    “影山你看!好酷啊!”

     

    淋得全湿的傻子仰起头来,不幸的是,我也像傻子一样恰好陪他在一起。

     

    “我感觉现在就能飞起来呢。”

     

    笨蛋日向。把两年前的份也骂回你。

     

    但是笨蛋不是不会生病的吗,那为什么之后感冒了啊。

     

    所以说骂别人笨蛋的人才是笨蛋呢。

     

    “笨蛋日向。呆子日向。傻子日向。白痴日向。”

     

    我把他抱在怀里,就算是冬天也像太阳一样,体温略高。把脸埋进橙色的头发里,好像这样就能传达到一样,一遍一遍地重复。

     

    “感冒日向。受伤日向。生气日向。不懂得爱护自己日向。”

     

    一遍一遍地重复他的名字。

     

     

     

     

     

     

     

    “起来了,白痴。”

     

    “唔……”

     

    “不是说要早起晨练的吗?”

     

    “扯被子太犯规啦……”

     

    阳光恰到好处地洒在他身上,健康的皮肤透着小麦色,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我能看得见他腰间结实的肌理,六块规整的腹肌,像是切好的蛋糕。

     

    赖床才犯规呢。

     

    有点狼狈地,我撇开视线。

     

    伸懒腰有点过头了,发出了关节摩擦的轻响,然后,日向一头栽倒在被子里,迷迷糊糊的,显然还没睡醒。

     

    “笨死了。”

     

    他埋在被子堆里,没有听见。要是听见了肯定没这么乖,我默默地想。

     

    起身的时候,日向被过大的睡衣绊倒了,一子下落在地上,脸着地“啪嗒”一下像是冰淇淋球掉在地上的声音。哇哇乱叫的他和三天前掉了巧克力冰淇淋球的他如出一辙。

     

     “痛么?呆子。”我伸手去弹他的额头。懒成这样活该,给我好好穿回自己的衣服啊。

     

    “你唆森么啦!”

     

    “闭嘴。会伤到下巴的。”我抹去他眼角的泪水,把猫一样的他提起来,顺势抱着,向客厅走去。

     

    “是生鸡蛋拌饭吗?”他嘟起嘴问我,若无其事地伸着懒腰。

     

    “咖喱。”

     

    环在脖子的力道加深,日向把泛红的脸颊浅浅地埋在睡衣的帽子里。生气了呢。

     

    “明天按你喜欢的做。”

     

    他轻轻地笑了,温暖的鼻息落在肩上。

     

    “呆子,真好哄。”不知怎么的,我鼻子有点酸酸的。原来笨蛋真的会传染。

     

    “原谅又不坦诚又不温柔的影山君啦。”

     

    “笨吗你是。给我听进去啊。”

     

    没有听见也好,假装没有听见也好——

     

    “以后我还会说很多遍的,呆——”

     

    “——所以说,以后也要在一起了呢。”

     

    我偏过头去看他脸上的表情。像笨蛋一样的笑颜,冲着我在闪闪发光,和十年前的他笑得一样粲然。

     

    一直以来都喜欢这种人,我也是个笨蛋啊。

     

     

     

     

    乍一看是影山在日向家里留宿,影→日的单箭头情节,其实是已经交往十年一起睡觉的老夫夫,在暗暗较真比谁更喜欢更了解对方的故事(×)

     

    没错是私心。同居+职业运动员,世界第一好吃。

     

    十年后的影山,丰富了骂日向的(专有)词汇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笑)

     

    排球少年影日日向翔阳影山飞雄

     

    评论
    热度(27)